红军分三路强渡乌江,习近平总书记考察贵州

光明日报记者 吕慎
亲眼见证红军强渡乌江的王顺昌老人今年已经91岁了,但他耳聪目明、身体硬朗。
在位于贵州余庆县城的家中,老人向记者展示了他写的书《长征漫游记——献给长征路上的同行者》。文字饱含深情、史料严谨翔实,让人惊叹这是一部写成于88岁时的作品。
“红军过江那年我6岁,家住在乌江岩门渡口边的迴龙场,我父亲王义和是篾匠,一家人靠给大户曹家看碾坊为生。”老人回忆说,1934年的深冬听说红军要来了,军阀王家烈的部队先来村里搜粮搜钱,再抓贫苦的百姓去修江边的碉堡,并放出话来,对红军“一不准听,二不准帮,谁帮便抄家烧房子、断钱粮”。
1934年12月31日天刚亮,红军来到王顺昌家。“我见战士们很和蔼,就去摸他们背的枪。红军战士真的就把枪给我背上,背上枪,我觉得自己好神气。”看着红军对孩子很友善,大人们也放下了心。王义和跟着红军去见执行渡江任务的团长,这位团长就是日后大名鼎鼎的杨得志将军。
“乌江可真说得上险,两岸全是几百米高的大山,耸天壁立,像用刀切过一般。江面足有一百多米宽,滔滔的江水翻着白浪,发出阵阵吼声。别说渡过去,就是站在岸边,也会使人心惊胆寒。”这是杨得志将军回忆录中描述初到乌江渡口的心情。“一定要渡过去!因为我懂得我们先遣团渡江的意义……要摆脱蒋介石数十万追兵,乌江之战是关键。”1月1日,红一方面军红一军团一师在迴龙场打响了“突破乌江”的第一枪。
“乌江自古没有桥,渡江的大船或被军阀烧掉或沉入水底,靠几艘小船一个月也渡不完3万红军。”王顺昌老人回忆说,红军想出了扎竹筏过江、捆竹排架浮桥的办法。“我父亲和祖父去周家寨砍楠竹,再把竹篾一股股地绞成碗口粗、20丈长的大龙绳,用来捆扎竹排。红军称赞道,王师傅,好手艺,了不起,我们从没见过这么好的龙绳。父亲后来告诉我,得到红军的夸奖,心里特别高兴。”
从1935年1月1日起,红军分三路强渡乌江,并与北岸守敌发生激战。
在老渡口,红四团组织八名战士以三连连长毛正华为队长进行武装泅渡,因敌人火力太猛,牺牲一名战士,泅渡失败。当天中午,红四团发现上游的新渡口虽然地势险要,但守敌薄弱,当晚红军在此处撕开了乌江天险的缺口。
“对岸的枪声还在响着,竹排缓缓离开了浅滩,十米、十五米、竹排艰难地冲过一个又一个险浪。突然,小山似的大浪向竹排猛扑过来,竹排上的人全都被水吞没了。我顿时一阵冷汗。还好,竹排又从水中冒出来,上面还是八个人。”这是杨得志将军写下的红军渡江时的艰险。
王顺昌老人说,红军到了对岸,将八股龙绳拖过江,在对岸打了八个打木桩,八股交错捆住竹排和门板,半夜时分,浮桥架通。“我祖父双手一招,喊着:‘有德大军上桥梁,前程万里顺三江。’红军浩浩荡荡跨过乌江。”
1月2日,红一、九军团从岩门迴龙场强渡乌江,1月3日,中央军委纵队、一军团二师及五军团从江界河突破乌江,1月4日,红四军从楠木渡、茶山关飞渡乌江。蒋介石预言红军一个月也不能渡过的乌江,仅仅三天,大军全部渡过。
王顺昌老人说,第二天天亮父亲王义和来到江边,方才看清楚红军浮桥的全貌。“我父亲惊叹道:神啦!乌江架桥千古未成,红军一夜架成,还能过千军万马。”王义和精心收藏了浮桥上的两根楠竹,新中国成立后捐给了遵义会议纪念馆。
“长征是一部史诗,跌宕起伏,充满了传奇人物和故事,也充满了大场面、大格局。能通过回忆和研究还原当时的历史场景,留下一些纪念的笔墨,对我而言是多么自豪和荣耀。”王顺昌老人在《长征漫游记——献给长征路上的同行者》一书的前言里这样写道。
《光明日报》 [ 责编:孔繁鑫 ]

乌江架桥破天险

■王太行

2015年6月17日,习近平总书记考察贵州,首站遵义,一下飞机,习近平就直奔红军山烈士陵园,向红军烈士纪念碑敬献花篮。纪念碑四周的浮雕展现了当年红军浴血奋战的场景。在“突破乌江天险”浮雕前,总书记驻足感叹:“当时要是过不去就危险了……”

时间回到1935年1月1日,中央在猴场召开会议。情报局局长曾希圣介绍敌情:我们周围有20多万敌人,湘军何键5个师挡在我们与红二、六军团会合的路上,防止我们与贺龙、肖克会合。国民党中央军吴奇伟4个师和贵州军阀两个师堵在我们去往贵州的路上,云南军阀孙渡5个旅正赶往乌江,国民党中央军周浑元4个师已经和我们的红5军团接上了火。广西军阀白崇禧两个师已经追到猾山地区。

贵州军阀侯之担任命教导师副师长、军阀侯汉佑担任防守乌江的“前敌总指挥”。侯汉佑下令,把沿江100公里内的所有船只全部烧毁。

乌江上有孙家渡、楠木渡、桃子台、茶山关、回龙场、江界河、袁家渡、岩门等8个渡口。侯汉佑命令8个团防守乌江这8个渡口。重点防守孙家渡、江界河、回龙场。

每个渡口布有4门山炮,8门迫击炮,18挺重机枪,54挺轻机枪,孙家渡渡口有一个机炮营,有4门75毫米克虏伯野炮,24门迫击炮。

当时,红军已被围困在长50多公里,宽30公里的狭小地带,必须强渡乌江。渡不过乌江,红军极有可能全军覆没。

乌江宽250米,流速2.1米,架浮桥的应力范围在2米以下。古有“天险”之称。又有敌重兵把守,真乃插翅难飞。但大家心里更明白:4万红军渡过乌江就是生,渡不过去就是死。在乌江架桥这副担子太重了。

刘伯承命令第13团黄珍团长强渡孙家渡渡口;第4团团长王开湘强渡江界河渡口;第1团团长杨得志强渡回龙场渡口。攻击部队1月1日完成占领乌江渡口任务;2号开始强渡乌江;3号完成渡江任务。工兵营营长王耀南负责在乌江架设3座浮桥,3号18点前完成任务。

王耀南没有去过乌江,对乌江一无所知,更困难的是王耀南接受的任务是两天半要跑100多里山路到乌江,在敌人炮火下架设能抵御炮火的浮桥,更为困难的是连架设浮桥的材料都没有。

1934年12月31日22时,张云逸命令王耀南带一部分工兵随彭德怀到孙家渡渡口架设浮桥。

到了乌江岸边孙家渡渡口,王耀南看到侯汉佑写在乌江石壁嘲笑红军的标语:“一团茅草乱蓬蓬,蓦地烧天蓦地空”。侯汉佑根本不相信红军可以渡过乌江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