排长张皓告诉媒体人,的南安普顿军区某综合锻炼集散地教练连

光明日报记者 章文
“前进!前进!”初秋时分,天山脚下,新疆军区某红军团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红蓝对抗演练。此次演练是模拟1949年兰州战役中的一次夺点进攻战斗,扮演“红军”的正是当年参加战斗的“猛虎三连”。
“这个威风凛凛的称号正是源于兰州战役。”连长张皓告诉记者,三连这支由刘志丹、谢子长、习仲勋等革命先辈领导创建于1934年的红军连队,自诞生之日起,先后参加陕甘宁边区保卫战、扶眉战役等大小战役战斗2000余次。在1949年兰州战役的主战场沈家岭,三连担负主攻任务,与敌军激战14个小时,冲开了“兰州锁钥”,赢得“攻如猛虎英雄连队”荣誉称号。70年过去了,一代代三连人扛着这面荣誉的旗帜,从陕北转战甘南、西藏,于1979年起扎根新疆,淬炼出“攻如猛虎、战无不胜”的连魂,28年被评为“基层建设先进单位”,荣立集体一等功1次、集体二等功4次、集体三等功15次。
“决不能让连旗倒在我手上”
在三连荣誉室,一份考核答卷映入眼帘,这是列兵仪秋金地图使用课目的满分答卷。这份满分答卷来之不易。新大纲施训第一年,地图使用课目首次被列为士兵训练内容,难度不言而喻。一开始,仪秋金始终不得其法,在首次摸底考核中,他只得了37分。
仪秋金还记得,那天,他在荣誉室待了很久,看着一座座奖杯、一面面奖牌,耳畔仿佛响起先辈们在战场上吹响的冲锋号角。“进了三连门,就不能丢三连人。”仪秋金暗下决心。白天,他把基础知识小册子揣在兜里,一有时间就拿出来背;晚上,他挑灯对薄弱点进行反复练习。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在上半年的定级考核中,仪秋金交出了全团唯一一份满分答卷。经连队党支部研究决定,这份答卷被摆进了连队荣誉室。
在三连,官兵个个都将传承连队荣誉视作最高的追求。
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抓训练
“猛虎连队猛虎兵,铁血铁拳战必赢!”“猛虎三连”官兵个个精神饱满,一身骁勇之气。这种“虎气”从何而来?
“猛虎三连的血性虎气,源自逢敌敢亮剑,逢难必攻坚。”上士陈德峰告诉记者,多年来,三连始终坚持“基于大纲、高于大纲、严于大纲”标准,从难从严从实战出发抓训练。
翻看三连的射击训练计划表,越障射击、越野射击、多姿势应用射击等高难课目占到了80%,远远高于大纲训练要求。张皓介绍,近年来,三连坚持用“课堂+实践”双轨驱动模式培育官兵血性特质,每周开展刺杀、对刺等特色课目训练;充分利用野外驻训、对抗演习等急难险重任务,让全连官兵在危局、险局、困局中反复锤炼虎胆之气。在2018年的新疆军区半年军事训练考核中,全连基础体能人人优秀,应用射击合格率100%。
“师徒”接力精武
三连有多对“师徒”,学习比拼的气氛十分浓烈。提起自己的“师傅”或“徒弟”,官兵总是一脸自豪和骄傲。
战士孟龙的“师傅”,是有着“模范连长”荣誉称号的原三连连长李中林。在李中林的指导帮带下,孟龙夺得全军万米长跑冠军,荣立一等功。
一营教导员窦凯告诉记者,“师徒”接力精武是三连的宝贵传统。
薪火相传,孟龙带出了原兰州军区400米障碍冠军孙宏江,孙宏江带出了全军“军事三项”比武团体第二的尖兵史天虎,史天虎带出了新疆军区侦察兵比武金牌选手郑明广,郑明广带出了国际安全环境比武竞赛最佳射手薛凡宇……十余代师徒接力奋斗的励志故事在全军口口相传。
《光明日报》 [ 责编:李伯玺 ]

图片 1教练连官兵参加军区侦察兵比武。俞寻营摄

  初夏时节,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,一场加强步兵连比武竞赛考核正在进行。

引子:这是一个连队创造的佳绩——

  新疆军区某红军师所属某团四连下士李秉玉,在通过障碍时不慎跌入深坑,右臂失去知觉。他没有退出考核,而是强忍着剧痛,利用左臂爬上深坑,坚持完成了所有课目。事后经医生检查发现,他的右臂已经脱臼。

组建5年来,历任7名主官12人次因训练成绩突出获三等功以上奖励,20余名干部个个是训练尖子;21次参加全军、军区各类比武竞赛,128人次进入前三名;完成30多项课目示范任务,创新的12项战法训法被推广到军区部队或全军……

  “红军基因渗入了官兵血脉,让大家在战场上,有了敢于豁出去的动力源。”考核结束,赶往医院看望李秉玉的师政委张泽民说。去年以来,红军师官兵牢记习主席殷切嘱托,大力传承红色基因,持续激发官兵的血性虎气,为培育有灵魂、有本事、有血性、有品德的新一代革命军人注入源源不断的动力。

这个连队就是被誉为“金牌连队”的济南军区某综合训练基地教练连。

  日常训练,从难从严不言苦累

“这是一个能打胜仗的连队!”面对各方对他们的赞扬,连队官兵的话语中透着冷静与清醒:“能不能打胜仗,没到战场上还不好说,但我们必须具备制胜基因!”

  “排长,我没有给红军师丢人吧?”这是侦察营战士刘照松从晕厥中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。

要带出能打胜仗的连队,干部先要过得硬

  今年3月底,刚刚参加完大强度训练归来的他,又被随机抽点参加侦察兵100公里综合作业训练。疲惫的刘照松咬紧牙关顺利完成30多个课目后,体力严重透支。

今年9月下旬,济南军区特战、侦察专业比武颁奖仪式上,一对连主官格外引人注目。教练连连长王豪、指导员张洪吉分别率队获得夜间侦察课目、侦察破袭课目团体冠军。

  眼看就剩最后的8公里武装奔袭,平日号称“飞毛腿”的刘照松那天却怎么也跑不起来。烈日下,他咬牙坚持着,按时到达终点线那一刻,他一头倒在地上。当医护人员帮他脱下陆战靴时,人们都震惊了,刘照松的双脚已经血肉模糊,连袜子都脱不下来。

走下领奖台,战士们将他们高高抛起。上等兵胡朝栋感慨地说:“跟着这样的干部上战场,有底气。”

  “尽管刘照松在红军师当兵还不到两年,但他已经有了红军传人不言苦累的韧劲和毅力。”师长常万琦介绍,师里经常组织官兵感悟红军师战争时期保卫延安“三战三捷”、解放兰州“直取锁钥”、边境作战“迂回奇功”等2600余次战役战斗,以及和平时期圆满完成抢险救灾、光缆施工等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辉煌师史,坚持把培育战斗作风、锤炼战斗本领、磨砺战斗意志融入到岗位、渗透到工作中,培养了一大批像刘照松这样“有苦不言苦”的血性战士。

的确,在这次比武中,无论是攀岩、越野还是狙击,两名连主官处处身先士卒。在一次夜间丛林行军中,行动小组找不到前方道路。此时,官兵们已连续急行军6个小时,又饿又累。连长王豪命令大家原地休息,自己却向前摸索找好渗透路线,带领队员走出山谷。

  在该师,官兵们经常组织挑战生理极限和大强度跨昼夜连贯训练。6月初,塔克拉玛干沙漠北缘的某训练基地气温升至40摄氏度,地表温度超过55摄氏度。烈日当空,骄阳似火,在军人意志障碍训练场上,侦察兵们全副武装过摇摆木、跳深坑、钻地洞和攀网墙,他们要在6分钟内完成200米距离上的17个高难度障碍。战士们在完成一整趟训练后,并没有停下来休息,而是咬着牙、迈着沉重的步伐继续跑向起点,进行下一趟的循环训练。

“有困难干部先上、有危险主官先来,是我们教练连的传统。”指导员张洪吉告诉记者,这些年来,教练连的干部坚持带头打第一枪、投第一弹,与战士同训同比同考,同榜公布成绩,练就了过硬的素质。

  对常人来讲,要在6分钟内顺利完成这样高难度、高危险度的训练并非易事,侦察兵们却要全副武装连续训练两个小时以上。

连队历任主官和干部取得的荣誉很能说明问题——

  “坚持这么高强度的训练,除了练就过硬的体能和技能,最重要的是有效磨砺了军人顽强的战斗意志。”师侦察营战士蔡欢说,“有了血性豪气,关键时刻就不会手颤腿软。”

相关文章